君不才

痴缠(番外车)——漠尚篇

漠尚主要是开车。链接见评论,车翻找我补。人物剧情ooc,不喜勿喷。

痴缠(番外)——冰九篇

1.希望没看过《痴缠》正文的可以去看一下,就一发文,不是多章话,要不然很难将番外联系起来。
3.冰哥绝对一定一直是攻。如果看不懂,我愿意为大家解释。
2.人物剧情ooc,没怎么开车,但结局还是有点……变态(用……手撸),雷者出门左转,不喜勿喷,也许会出个番外二(梦里还是可以xxoo)的吗。链接见评论!
4.我觉得也可以叫做《重度幻想症》

痴缠(开车玩)

1.就是为了开车

2.人物剧情ooc,我就想看漠北君对尚清华流氓

3.雷着慎入

4.我真心没这么用心写文了,见评论,车翻了喊我补

5.有时间出个番外,因为我预留了个伏笔。

难言



.别问我为什么,喜欢病娇,所以有囚禁play,略涉及处子血。人物剧情ooc,雷者慎入。


.详见评论。


窈窕淑女

人物剧情ooc,不喜勿喷。

下次写个凤练吧。反正我all练。

1.这个人总是那么温文尔雅,风度翩翩,他的嘴角总是淡淡的笑,可他的眸子分明充满了哀伤。别人都说,他对我好,可我知道,他不过是通过我看着另一个人罢了,一个让人嫉妒的人……

2.从黑暗里醒来,映入眼帘的便是他的脸,那时我在想,他的声音可真好听啊,只是隐约的一股心酸从心底滑过,不知为何,我很想,很想在他怀里痛哭一场。

3.我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,可是每晚我都在做同一个梦。在梦里,烈焰灼伤皮肤的温度,铺天盖地的厮杀声和浓重的血腥气,一个朦胧的身影,那个人走在我前面,我努力的追赶他,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的脚步,我看见他朱唇煽动,可我听不清。你是谁,你在说什么,不要,不要走……

“又做噩梦了?”

醒来后,他握着我的手,眼里充满担忧。

“你……多谢先生”

他的身影微乎其微的动了,他又在看我了,用一种我无法理解的情感,看着替身的我。对,属于替身的我。

4.听说他姓张,名良,字子房。是故韩国之相府之孙。故韩国,他一定很伤心吧。

“淑子姑娘,为何愁眉不展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又下雨了,”

“那淑子莫不是怕弄湿了新裙子?”

“先生说笑了……”    才…才不是呢……

他又在笑了,我知道,这一定是个故事。

5.“相传赵国舞妓有一舞女,身姿绰约,舞动天下,只可惜,终身不嫁。不知想必天下间多少男儿伤心欲绝。先生以为呢?”

“良不曾得见”

“那真是可惜了”

“不过,良万幸见过佳人之舞。”

“哦?那不知这位佳人与当世舞妓相比如何?”

“惊鸿游龙,举世无双”

6.当夜,我看见了。

我看见一支诺大的迎亲队伍,场面豪奢,风卷起帘角,隐约看见一个少女,虽面带红纱,看不真切,却可以想象,她的美,震撼人心。

可我感受得到,她,并不开心。

7.我随着先生给我找的医师学习。我跟着医师采药治伤,前些日子,先生又收留了一个少女。同我一样,无家可归,颠沛流离。

唉,这天下风云变换,兵戎四起,何时得以统一归宁?百姓方可安家乐业?

8.他要走了,消息来的很突然。

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擦去了洒出来的茶水。

像先生这样的人,任谁也无法不爱吧。家里的婢女们或不舍或隐忍或委屈,前些日子来的那个少女,听闻消息,竟是哭晕了过去。

唉,不如不遇倾城色。这话用在他身上,或许也没什么不对。连我,也不过如此。

可我知道,他是当世之才,必将成奇霸业,史书留名,所以,我拒绝了那少女的请求,没有挽留。

听说,他追随刘邦建功立业,而我,也跟着医师周游四方救死扶伤。

这一别,四年渺无音讯。

7.我与老师来到过韩国旧都,昔日歌舞升平如今也不过烟云浮华罢了。

前日,偶遇一少妇,病入膏肓。虽生的漂亮,却声名狼藉,人说,这是从前宫里伺候公主的一个秀女,国灭后,逃到乡下,却生得坏脾气,泼辣蛮横,总想着爬到哪个王孙公卿的床,好作威作福。

真可怜啊,还沉迷梦中无法自拔。

临死之前,她告诉我,韩国之子韩飞,风流倜傥满腹才论,说起这话时,她面色发红,宛如纯情少女,不论她多么贪慕虚荣,那位公子,怕是她真心实意放在心里的梦。

韩国亡后,这世间有多少个像她这样的婢女流散,而他们曾经侍候的人都留下过怎样的传奇?而我,前尘如何?未来又该如何?

“想什么呢?小小年纪不学好,天天想着有的没的,过好当下才最重要,懂不懂?”

师傅医术高超,就是没个正形。可我羡慕他。

8.在四年后,在韩国旧都上,我遇到先生。他的身体不似从前,虽然容颜笑意盈盈,却多了几分疲倦。天下,从来都是这般枯骨红颜,英雄迟暮。

他十分惊讶,却只哽咽着说我受苦了。

夜里,他伏爬桌案,我在营帐口看着他从怀里摸出的一串项链,隐约听见“莲”。

篝火把他的身影映在营布,我在外面,细细勾勒他的容颜。

游历四方,我曾听闻。韩王之女,相府之孙,青梅竹马,终成陌路。谁也不清楚,这其中的恩怨是非,只是那个少女,成了他心中唯一的痛。

9.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那个先生所救的少女,竟然混进队伍里,只为陪着他。

她冷冷的看着我,眼里俱是不屑,她朱唇轻启,

“红莲业火,稍纵轻狂,可水中倒影,温婉贤淑,不过残念罢了。”

原来,她也看得出,我,不过是个替身罢了。

10.夜里,我又看到了骄傲的她和宠溺的他,虽然面容不真切,可我能够感受到,当年的美好。

也许,我曾冷眼旁观,他对她的温柔;又或者,从前的日日夜夜里,我亦小心翼翼跟在她身后,只求那人余光里能偶尔撇过一眼。

11.我开口问他“先生文武双全,才华横溢,心有九窍,余愿追随先生一生一世,不求先生所爱,但求互相依偎”

他似是没有想到我这般惊世骇俗之举,苦笑着问我“淑子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后来的话,我忘记了,因为听得不真切,苦涩由心底泛起被我压在舌尖儿。虽然早就意料之中,却还是这般不中用。

我想过,只要他答应,我就留下,可惜,我狼狈逃窜。

12.两年后,老师去世了,这天地间,只有孑然一身的我。

自那天后,我想,我与先生怕是再无相见之日。

都怪我傻,那个公主不过失踪了,也许还活在世上,等待他的竹马来寻他,接她回去。纵然她真的香消玉殒,先生心里也从未放下过她,我想跟在先生身后,先生未必欢喜。

仿佛习惯了跟在人身后,可如今,师傅走了,先生走了,我该跟着谁呢?

13.这个男人,手里把玩着一根羽毛,挑眉看我

“跟我走吧”

我已无处可去,去哪也便无所谓,跟着这个男人又何妨?

他还告诉我,楚汉争霸,天下胜负即将揭晓。新的时代开启新的历程,不如告别旧的世代和痛苦的回忆,随他逍遥远行。

14.可是,我却隐隐不安,仿佛有什么事将要发生。

先生!

从梦里醒来,我依旧冷汗淋漓,我梦见先生口吐鲜血,高烧不退。

我梦见,他病的很严重。

我拒绝了这个叫白凤的男人,我想去战场,我想找先生看他最后一眼。

15.我日夜奔波来寻先生,悄悄混进去。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。

他病了,而且比梦中更加严重。

他睡得不安稳,胡乱中抓住我的手,他用了多大力气啊,我竟挣不脱,索性由他去了,却在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。

等我再醒来后,发现不知何时被他抱在怀里,我慌忙挣脱,可他却一反常态,

他坚定的声音砸了下来“这次,我不会再放你走了,红莲殿下”

16.我知道,卫庄总会迎来那么一天,但我却又不希望真的到来,因为她会伤心的。她那么喜欢的男人,怎么舍得那个男人受伤害。只要她快乐,我就别无所求。

我在溪涧便捡到了她,她浑身是血高烧不退,嘴里说着胡话,却坚定的喊着“庄”

我是真的嫉妒卫庄兄,那个霸道魁梧的男人,享受着我的公主的爱。

17.可我没有理由没有立场,因为当年她被迫下嫁姬无夜,而救她的人,不是我。是我负了她。

明明想让她一世无忧无虑,可再见她,已成了赤练。我的公主,我没有把你保护好。

18.她醒来后,忘了前尘往事,这是忧是患?

我看着她,她茫然懵懂的样子恍若当年天真烂漫,只是夜里,却被噩梦缠袭。我托朋友医治,她也想学医,我知道我的公主,从来不软弱不退缩。

可她总是喊我先生,尊敬且陌生,我想起当年,她霸道的纠缠,我的公主啊,这一次给你准备的新裙子你可还满意?

世上都称赞赵姬舞女,但我看过曾经更加明媚爽朗惊鸿之舞,何其有幸,那只舞,连庄兄也未曾见过。

19.我知道,她饱受灭国之苦,所以,我愿意为了她而出世,波动这天下的棋局,达她心中所想,成就太平盛世。所以,我追随王出征。

我知道,卫庄兄曾许她新的韩国,可他没有成功,如今,我愿许她江山如画,换她笑颜如花。

20.四年后,我再见她,她主动表明心意。我从未想过她会愿意。可是,我知道,她怨我!当年为什么没有回来救她。我在梦里无数次的为她拭泪,她的泪心酸哀怨,她本该最信任人,都一一远去,留她一人苦苦挣扎。

韩兄,良有愧,自觉不配公主,有负你昔日点拨。

公主,良不安,如果你恢复记忆,真的愿意伴良一生一世?

21.来不及挽留,她又消失在我面前。当初,卫庄兄答应送你新的韩国,他没做到。可我能!我能送你盛世年华,我能证明卫庄兄未必是最好的选择,我要证明我的能力,证明我对你的情意,让你真心实意的爱上我。

我的公主啊,你等等我。

22.天下霸业终是尘埃落定,你看啊,我答应过的,做到了……哦,我忘了,你走了……

可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,这一次,良绝不放手。

23.水淑子,水中红莲美丽的倒影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无论红莲还是赤练,都一并过去了,从此做我一人的淑女,让我小心呵护。

24.“父亲,门外有位骑着大白鸟的大人要寻母亲”

“呵,不疑,就说你母亲身怀六甲,不便迎客,请他日后相见”

“是”